中国美术馆的未来,首届“美术馆2050”研讨会的三个亮点

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的公立与私人美术馆数量急剧上升。然而,大众对艺术机构应抱有怎样的期望并没有达成共识。今年6月,以“展望新的制度模式:本世纪中叶的中国文化景观”为主题的首届美术馆2050研讨会在上海龙美术馆举行。在研讨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演讲人聚集在一起讨论艺术机构快速发展的形势。此外,还关注一直被忽略的美术馆组织结构及管理的问题。虽然在讨论众多宽泛的问题时很难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从研讨会中总结出三点精华来进行分享。

。。。

中国的美术馆在介绍国外艺术史方面有很大的灵活性

西方艺术史的叙事尚未在中国建立,这也为本土的艺术机构提供了以创新方式来展示历史作品的可能性。比如美术馆可能会以符合当代观展习惯的方式来悬挂大师的作品;或者围绕有数百年历史的艺术素材来开发主题性的展览,而不是沿着一个线性的、艺术史时间线上的某一点问题进行专研。这样的展览策略对中国的美术馆尤为重要,因为即使是最顶级的艺术机构,通常情况下都没有足够的关于西方美术的史料;所以他们的大部分展品不得不向其他机构借展或者经过漫长的购买过程。

方圆是纽约古易画廊(Nicholas Hall)的项目总监,她指出卢浮宫阿布扎比的主题展览是中国的美术馆可参考的模式。卢浮宫阿布扎比不是按照艺术史的发展进程来展示作品,博物馆通过12个主题性画廊呈现超越欧洲中心且具有全球视野的展览;这样做打破了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习惯将作品按照时间段划分的做法。方圆以关注母性主题的展馆为例,在这里,你能看到“一座法国14世纪刻画“圣母与孩童”的象牙雕塑;公元前800-400年间古埃及女神伊西斯(Isis)哺育孩子的铜制雕像,以及一座19世纪产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木质孕妇雕像,”这些不同时期的作品都被放置在一起进行展示。

在方圆看来,中国的美术馆没有大量西方作品馆藏也许能激发新的可能性。和其他参与讨论的发言人一样,方圆认为缺少馆藏的情况可以让本国的策展人发挥创造力,而这些创新的想法也能让西方机构受益。

。。。

Back To Top